“乳酸菌第一股”主业下滑 均瑶健康欲跨界卖水

时代周报记者:陈婷

“乳酸菌第一股”均瑶健康(605388.SH),正在寻找新的增长点。

12月7日,均瑶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开展矿泉水新业务作为重要战略布局,并将为此设立上海均瑶天然矿泉水有限公司(暂定名,具体以工商核准为准,注册资本不超过人民币 9000 万元)。

或受此消息影响,12月7日,均瑶健康涨停,收盘价21.69元。

12月9日,均瑶健康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关于矿泉水项目的信息均已经通过指定媒体予以公告,公司将结合项目进展再予以公布其他相关信息。

均瑶健康8月18日登陆A股市场,上市不到四个月,已经动作频频。

12月7日,除了拟开展矿泉水业务的消息之外,均瑶健康还宣布将用2.3亿人民币购置办公用房。

上市后急于扩大规模的均瑶健康并不打算仅做“乳酸菌第一股”。

多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世纪90年代,均瑶健康的前身均瑶集团乳制品有限公司便涉足乳制品行业,至今已二十多年。如今,宣布押宝竞争激烈的矿泉水业务,举措大胆。

自上市首日至12月11日,均瑶健康股价累计上涨57.78%。不过,自在8月26日达到最高点32.25元之后,均瑶健康就一路走下。12月11日,均瑶健康收盘价21.19元,跌2.75%。

主业未兴

均瑶健康长期受到“主营业务过于单一”的质疑。

据均瑶健康8月5日发布的招股书,均瑶集团有限公司自90年代便开始进入乳制品行业,并在1998年创立了均瑶健康的前身均瑶集团乳品有限公司,专门从事乳制品及含乳饮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11年起,均瑶健康战略进入常温乳酸菌饮品市场,是国内最早生产与销售常温乳酸菌饮品的品牌企业之一。截至目前,均瑶健康,97%以上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常温乳酸菌系列饮品。

从具体业绩上看,均瑶健康在主营业务上的表现呈现出了小幅的下降趋势。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度,均瑶健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46亿元、12.87亿元和12.46亿元,增长率分别为4.05%、12.29%和-3.18%。这三年间,均瑶健康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2.54亿元和2.9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9.26%、12.54%和16.34%。

或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均瑶健康归母净利润1.97亿元,同比下降33.84%。

12月10日,凌雁咨询首席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均瑶健康在主业上已经到了增长瓶颈。“均瑶在一线城市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一直被伊利、蒙牛等头部企业积压生存空间,自身创新也乏力,整体并不乐观。”林岳表示。

但在外界看来,乳酸菌饮料行业依然富有潜力。

根据海通证券相关报告,国内常温乳酸菌饮料行业崛起于近五年,从2015年的77.2亿元持续性攀升到2019年的148.8亿元,CAGR高达17.8%。

均瑶健康也曾在招股书披露,拟募集资金金额约为11.99亿元,主要用于新建常温发酵乳饮品的生产基地及品牌升级建设项目。

12月10日,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乳酸菌市场还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均瑶此前因为定位等原因,被迫下沉到江浙地区的二三线城市,也有往上走的空间。

但上市后,尚没有看到均瑶健康在乳酸菌业务上的亮眼布局。

“国内乳酸菌饮料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诸如日本品牌的乳酸菌饮料产品已经非常多元化、口感上也非常细腻。”宋亮表示,均瑶健康更应该去探索怎么样从一个传统的乳品企业转向耕耘细分市场,并趁此机会重新调整跟上新一代消费者的需求。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均瑶健康的研发人员仅8名,该年度公司研发费用为221.46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为0.18%。

难做的矿泉水生意

均瑶健康决定将水作为自身的第二增长点。

12月7日,均瑶健康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矿泉水作为公司的新产品将在2020年底进行小区域试投,预计不会对2020年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据媒体报道,均瑶健康曾对外表示,本次涉足天然矿泉水市场将秉持产品高端化、定位细分化及水源差异化的策略形成竞争力,公司将通过具有竞争优势的优质水源地为抓手,瞄准消费者的健康需求。

均瑶健康手上是否有优质水源地目前不得而知,但从表述上看,均瑶健康想要加码的是高端矿泉水品类。

在宋亮等业内人士看来,均瑶健康在尚未完成主业升级的情况下布局矿泉水行业,堪称一场冒进。

12月9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高端矿泉水市场已经趋近于饱和,“越高端市场越窄,知名的高端矿泉水品牌已经占据了消费者的心智,消费者很难再接受下一个高端矿泉水品牌。”

招商证券也在行业报告中判断,小包装水品类放量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份额开始向龙头企业集中,未来看产品价格和结构的升级。

以怡宝为例,2019年其营收下滑0.37%。

12月9日,食品饮料行业资深人士、数聆(上海)数据科技创始人吴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矿泉水的成本很低,如拥有自己的水源,成本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矿泉水的毛利率非常高,至少60%。

“但矿泉水本身的同质化程度很高,除非有一些特别的成分和功能。”吴恋表示。

营销和渠道等方面便成了重中之重。

“矿泉水前期的市场费用投入很高。成熟品牌营销费用都可能占到20%,新品牌肯定需要更多的费用支持,一般国际大牌进入中国都计划损失2—3年,然后才能开始盈利。”吴恋说道。

而在渠道上,均瑶健康原先依靠乳酸菌饮料分销积累的分销渠道也并不构成优势。

“矿泉水的渠道的确和乳酸菌的渠道重叠,但是均瑶的渠道也是其他品牌的渠道,这并不构成壁垒。”宋亮分析。

虽说外界对于均瑶健康突然做水表示惊讶,但均瑶健康似乎对此早有打算,并将矿泉水业务视作健康产业版图的一部分,在公告中,其就曾提及矿泉水是健康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民饮用水消费升级的产物。

11月,均瑶集团总裁、均瑶健康董事长王均豪在公开表示,媒体称均瑶健康为“乳酸菌第一股”,但均瑶健康不只有乳酸,也要消费升级。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物联网技术的进步,消费者的进步,健康意识的进步,包括对细分市场产品的需求,均瑶健康致力于围绕这几个进步提升我们的均瑶健康饮品。” 王均豪说。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