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变革下的投资方向在哪?听周炜周航独家解密

下一个十年哪条赛道最值得布局,近日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做客《长盛时间》,谈重大技术变化下的投资方向。以下为部分对话内容。

今年哪些赛道最有机会

姚长盛:今年在投资的领域当中,一级市场,有巨大的亮点让你不能自己吗?

周航:今年反而会让我感觉有这种迹象,在很多方向上越来越清晰了。我觉得产业互联网刚刚开始,今年贝壳一上市让大家看到了产业互联网的巨大价值,无数行业开始说我要成为这个行业的贝壳。

姚长盛:我想问一下你怎么看贝壳给现在投资人的启示?

周航:我觉得贝壳是一个传统行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人在整个房产租售领域干了这么多年,无数种模式,轻的、重的,烧钱的、不烧钱的,但是折腾了这么久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成功。但是作为一个对产业洞察了几十年的人,在产业中有非常深的理解,有非常深的资源,有非常强的核心能力的人,当人家来拥抱互联网以后产生的价值反而如此之大。

周航:不仅是互联网,我最近跟地产界的人也聊了,地产界的震惊一点都不比互联网少。干了几十年,收入好几千亿,利润好几百亿,然后过去给我们一个打工的公司怎么现在比我们还多这么多倍,而且只用了三年的时间。

姚长盛:如果说贝壳给大家带来很多震撼和思考这是件好事,同时在今年你有没有什么新发现的让你兴奋的事情?

周炜:AI被大家已经说滥了,但不代表它不好,200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崩掉,不代表互联网有问题,不是说每个模式都基于互联网,并不是每个模式在同一个时间都可以成熟,根据它的生态环境来慢慢地成熟。

像我们最近一直在说AI医疗在今年涨得非常好,但AI医疗的成长很大程度上也因为医院和国家的认知,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是现在比较看好的。

姚长盛:刚才周航提到的是产业互联网,周炜提的是AI,今年更多的还有吗?

周炜:产业互联网这块我是完全赞同周航的,我觉得这个机会也来了,唯一的区别,我觉得在中国的话产业互联网跟美国模式不太一样的,美国模式现在普遍还都是线上,云端,在中国我们比较兴奋对这个行业进行改造,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可能不提供效率工具、沟通工具、管理工具,你要做的事情是帮他重新梳理行业的业务流程,发现在哪些方面可以新增收入,甚至于给他一些咨询顾问式的引导他行业模式的变化,我觉得中国还有机会。

周航:我觉得赛道其实还是蛮多的,微观上你会发现今年有一个跨境电商,SheIn,类似于在线上的全球线上Zara,我估计它今年应该会超千亿。

说到这个蛮有趣的,这就说到一个Timing,其实我们2006年底就投了敦煌网,2011-2013年之间密集地看了一轮出海电商。第二,当时我们筛江浙那一批的时候没看到SheIn,当时2013年江浙有大批这样的公司能做2-3亿的收入。但这家公司确实非常让人吃惊,最后它走出来这么大,路线走得很神奇。

姚长盛:时间穿越是容易给人造成错觉的,我们今天站在这个点去回溯其实有规律可以总结,但当时很难做到,做不到应该也是大概率。我就想问,如果站在此时此刻让你坚持的认为不管别人怎么去看你都不会去改变信念的这几个方向到底是什么?

周炜:第一个,中国的创新这块,不管从模式还是从应用的创新在中国出现了。

我一直在讲,好不容易看到我们真的创新了,只要是这些创新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者完全可以进入世界竞争了。

第二,技术这块,不管怎么说现在终于可以投点技术,真的是你做出点不同的东西起来了。

第三,所谓的“一个世界,两套系统”,之前我们根本不会投的,现在可以考虑投了,基于现在国外的限制,是不是我们之前根本不会投资的东西,工业软件、操作系统这些东西都是有机会的,我觉得都可以投了。

周航:我觉得你只要跟VC跟创业待在一起,你就不可能不乐观,刚才周炜也说了,我觉得我特别认同。第一,我最近和年轻创业者接触,我觉得他们太厉害了,我觉得他们都是世界级的创业者,中国的一流创业者就是世界级的创业者。

他们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创新,有足够宽广的视野,然后又有很好的执行能力,又有很好的组织管理能力,我觉得如果拿我们当年,同样是30岁的我们和人家30岁的现在比,人家比我们高好几个Level,成长速度非常快,如果是一个copy,不管是copy对手的还是copy国外的创业者,其实他们也没什么价值的。

而且中国这样一个大应用市场我觉得有足够的原创性的东西出来,因为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中国的问题又太独特。

“大量创业者确实不能冬天活下去”

姚长盛:有人认为今年是撑不下去的一年,有人认为今年是最好的能够撑下去的一年,我想问二位你们看到的这些创业者他们是什么样的状态?

周炜:其实大量创业者觉得很悲观很正常,大量创业者确实不能够在冬天活下去,换句话说就算现在活下去了过五年可能也做不出很大的企业,08年下半年到09年经济危机,大量公司只要半价融资,死了无数创业公司,但如果说这些不死的公司活下来后来能不能做成下一个58、下一个京东?我觉得也不会,所以最优秀的创业者数量永远都是很少。

周航:绝大多数人其实是他创业都是不见得能成功的,但是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个肥沃的土壤,你需要一个广袤的土壤,大家都去创业,大家都推崇创业,这也是好的。

注册制对一级市场有哪些影响

姚长盛:从二级市场现在大家来看的话,会认为今年的全面注册制会是一个特别大的影响,全面注册制对你们一级市场的影响大吗?

周航:这个影响我觉得是一个长进程,当然对已经临近的公司,它就有可能要选择,比如说我们有一家公司,就是Ninebot,是科创板第一个CDR的公司,是第一个VC纯美元的公司,最后它在科创板上市了,这在过去肯定是不可能的,相反它原来在境外,如果它是一个硬件公司,可能到国外大家对它的评判标准可能又是另外一套,可能它在国内上市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它肯定会对一级市场,一级科技领域的创业,投融资行为都会产生一些变化。

周炜:实话说肯定是需要思考的,但是作为投资行动来说,我觉得可能影响不大,因为我们是一个专注早期的投资机构,我们认为只要它是好公司,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香港、美国都能上,如果它是不好的公司到哪儿上去也是拿不着回报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对我们影响不大,我觉得对生态环境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因为一个完整的生态它必须是有钱进去、有钱出来、过去中国市场最大的问题是资本市场,有钱进没钱出,那现在我觉得能周转起来。

我一直在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以及创新这么多的国家,资本市场这么弱,实在是一个非常畸形的事情,现在是个好的时机,从行业的长远来说一定是好时机。

“长盛时间”限时免费学习社群开放啦,长盛时间学习社群由网易财经团队资深编辑坐阵,每日输出精编财经内容、时下热点话题互动、限时免费线上直播等,添加后厂村小仙女微信(money163888)入群。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